忘了從何聽來的故事,只道是富家公子,於碼頭撐傘終是等來摯愛。

  他也忘了,身著長歌門弟子服飾,站於長安城門屋頂上,就如故事一般撐著傘,是為了等來什麼,等了又有多久;他就這麼看著底下城門前,有人走有人離。
  或許曾經有那麼一個人,抬起頭看見了他,也或許有人曾飛上屋頂同他說話;不過他都忘了,忘了那人是誰,忘了那人的嗓音,忘了……噢,也許還有一絲不曾忘記的是,那人身著墨衣,手持橫笛與他琴和曲。
  也許是為了連這點都不想忘去,他放下傘,盤坐於屋頂上,風徐徐吹動著他的衣袖,他將琴置於腿上,指尖輕勾,優雅的琴聲從手中流瀉出來。
  路過的人看了一眼屋頂,稍慢下腳步聽曲,而商家的人不自覺的和氣慢調,都享受這優美琴音;不知過了多久,花哥忽落於琴爹身後,倒也是輕手輕腳,他拿起琴爹的傘,立於其後,為他遮去大半的陽光。
  琴曲畢,琴爹這才注意到遮去陽光的影子,抬頭看,他尷尬的笑了。「又……給先生惹麻煩了,呃……又?」
  「無妨。」花哥將因疑惑而苦惱的琴爹帶往陰涼處,邊診脈邊查看琴爹面色。「該回去了。」
  「可是他還沒來……呃,他……是誰?」琴爹看向底下的人群,像是自言自語,苦惱的摸著額頭;花哥為他擦去汗水,安撫著他。「想不起來就別想了,總會來的。」
  琴爹卻像是著魔的,推開花哥走向屋頂邊站著,花哥也不惱,拍拍衣上塵,撐著傘走去他身邊,同時心裡默默倒數著,果不然數到了頭,琴爹就轉頭看向他,開心的笑道。「是你!太好了,你也平安。」
  花哥寵溺的看著琴哥,也笑著暖言道。「是啊,你也安好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