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外細雪漫漫,似柳絮般輕緩飄落,著輕薄五毒南皇套裝,席地坐於門邊的藍蛛牽,探出手接了幾片雪花,用拇指指腹輕磨著幾片落在掌心的,懷念的望著掌心。

  「想你了……」回過神,縱心有千思萬念,到嘴邊而出的只剩三字;摸出懷裡故人代表身分的木牌,食指輕勾畫著上頭的名子,忽然一件毛裘披到藍蛛牽的肩上,她未抬頭,卻已了然來者何人。

  「想師傅了。」不是問句,聞歸途自認一直都清楚,她心中唯一掛心的,藍蛛牽輕笑,任由他抱回屋去。

  聞歸途平緩的,抱著藍蛛牽走在廊下,而她看了看故人的木牌,再看看廊外綿綿的細雪,嘴角勾起微笑,將木牌塞入聞歸途的腰帶,然後,將冰冷的雙手勾上他頸子,又將雙腿藏進他南皇道袍寬大的袖子裡,這幾番動作讓聞歸途不由得紅著臉、停下腳步。

  「你們這冷,我想苗疆了。」藍蛛牽頭斜枕在自己手臂上,說話時,吐出的溫熱氣息,吹上聞歸途頸子勾著他面熱。

  「好。」答應的很快,霎時刷白的面色卻吐露心聲,聞歸途腳步微頓。「需要……幫你收拾嗎?」

  「你不來收拾……」藍蛛牽兩指扣著聞歸途的下巴,讓他看向自己,迷濛漾著水光的紫眸,讓他無法移開目光。「我怎麼把你打包帶走呢?」

  「阿?」不如記憶的她,讓聞歸途有些呆愣,藍蛛牽輕笑跳下地,輕快的走回房準備收拾行囊;回過頭倚著房門,看著還愣著的聞歸途,她笑罵。「聞小咩,在不回房收拾,可就丟下你了。」

  望著飛快回房,卻又東跌西撞的聞歸途,藍蛛牽雖覺得有些好笑,可還是忍不住想起一個約定,因而愁容滿面。

  「仙道哥哥……可以吧,總感覺……有些對不起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