廊下,酒吞抱著酒壺,看著院中那大櫻花樹下,黏著晴明的紅葉。

  「嘖。」酒吞煩躁地喝著酒,而他身後忽然有一個小身影出現。
  「吾友。」
  「嗯?」聞聲酒吞轉過頭,映入眼簾的,是最近剛加入寮的小茨木,就見他用唯一的手拉著酒吞衣襬,感覺得出萬分羞愧的小臉,躊躇的噘著嘴。
  「嘖,想說什麼就說!婆媽什麼?」煩躁的酒吞,撥開小茨木的手,碎念著回過頭繼續看著紅葉、喝著酒。
  「帶我練等!」小茨木一聲大吼,引的院中所有人都看著他,而他小臉刷的變紅,紅的像能滴出血,扭頭就想躲回房裡;酒吞大手一撈,把小茨木抓到他肩上。
  「陰陽師!走哩!」酒吞朝晴明喊了聲,不等回答,便帶著小茨木走出了庭院。
  「好。」晴明闔起摺扇,示意紅葉留在院裡,召齊出戰式神也跟著走出庭院,而紅葉咬咬唇,難過的目送他們。
  「今日依舊和平阿。」掃地工掃著地微笑說。 -完(?-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