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蘿騎著慢慢的在洛陽街道上逛著,一隻手扯住了她的韁繩,喵蘿左看右看,沒見著是誰搶走了她的繩。

 

  「這邊。」

 

  一把長槍敲了敲喵蘿的馬鞍,她向下一瞧,是一位軍太,那軍太面色凝重的看著喵蘿說了句。

 

  「洛陽不能溜幼寵,這奶貓是你的吧。」

 

  軍太晃了晃手上的幼貓,喵蘿跳下馬,伸手接了貓抱進懷裡,手順著貓毛,眼睛倒是死盯軍太。

 

  「幹……啥?」

 

  軍太被盯著汗毛直起,喵蘿笑了。

 

  「也有你這麼大的軍人啊?

   你們天策軍聽說叫城管?

   我們去玩好麼?

   你們這哪邊好玩吶?……」

 

  受不了喵蘿的聒噪,軍太單手摀住了她的嘴,嘆了口氣,搖了搖頭說。

 

  「你也知道我們天策是城管,這還在職務呢,怎帶你去玩?」

 

  一旁的同行的軍爺,拍了拍軍太的頭。

 

  「無妨,你就帶小姑娘去玩吧,人家遠道而來是客人。」

 

  望著軍爺戲謔的面色,軍太心想著,你陷我不義,休怪我對你不仁,綻開了他最燦爛的笑容,對喵蘿伸出了手。

 

  「小小姐,想去哪玩?」

 

  喵蘿看著那軍太不情願的臉,緊抱著貓大笑,邊笑邊拍著軍太的手。

 

  「哈哈哈哈哈,我們,先吃糖葫蘆去。」
 

  逛街、遊山、踏水,玩的再歡,總是要回家的,喵蘿告別軍太,回到大漠。

  當喵蘿再次踏上中土,小女娃也早長成娉婷少女,而洛陽……狼煙四起。

 

  「分開那麼久,怕是他也認不出我了,眼下正戰亂著,也不知道會在哪裡。」

 

  喵姐騎著馬,在一旁遠遠的看著,她看見一賊寇持刀欲砍向個抱著孩子的婦女,運起輕功拿著彎刀就衝了過去,沒有猶豫,一刀卸了那賊寇一雙手臂,可要護著婦女離開時,卻是已被圍住。

  咻——

  一柄長槍飛來,正中一人腦門,包圍這多了缺口,一軍爺騎著馬衝了過來,一戳一抬,幾個來回,這包圍的人已去了大半,伸手向喵姐。

 

  「把那女人抱好,上來,快。」

 

  喵姐抱好婦女,拉著軍爺手飛身上了馬。

 

  「坐穩了。」

 

  軍爺駕馬奔離戰區。

 

  ※  ※  ※

 

  等到了郊區,軍爺緩了緩馬速。

 

  「這邊應該安全了。」

 

  停了馬,喵姐抱著婦女落地,婦女感激的向兩人道謝。

 

  「多謝你們,多謝你們。」

 

  「阿姐可有去處?」

 

  「有的,前不遠有親戚家,真的感謝兩位。」

 

  再次感謝他們,婦女就抱著孩子離去,軍爺下了馬,伸手捏了捏喵姐的臉,惡狠狠的。

 

  「不是回去了,幹啥又跑來,還專挑戰場跑。」

 

  聽了這話,喵姐開心的抓著軍爺的手。

 

  「是你?小軍爺。」

 

  軍爺無奈的抽回手。

 

  「不然是誰。」

 

  喵姐開心的抱住軍爺,就見軍爺紅著臉,手忙腳亂的想推開,可他又想了想,戰場刀劍無眼,能跟喵姐打鬧的日子,也不知道還有沒有,也就由著她抱了。

 

  「我……該回戰場了。」

 

  喵姐用力死命抱著,然後鬆了手。

 

  「喂,換你來大漠找我好不?」

 

  軍爺沒答應,但他抬起喵姐下巴,輕輕的在她唇上一吻,趁喵姐還沒反應來,騎上馬,紅著臉奔回戰場。

  喵姐摸著唇,望著軍爺離去的身影。

 

  「喂,這吻我當你答應嚕,可一定要來找我喔。」

 

  擦去眼角淚,喵姐喚來自己的馬,回了大漠。

  回了大漠的喵姐一直等著,可她一直沒等到,軍爺騎著馬來找她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後
 

  綠洲一角,喵姐生氣的指著一旁的人罵道。

 

  「你你你你……有軍爺不騎馬的嗎,你騎啥駱駝阿?」

 

  軍爺無奈的看著喵姐指在他面前的手指,嘆了氣,抬手抓住,一扯,把喵姐扯進懷裡。

 

  「講講理,馬就不適合在大漠走嘛,你不讓我騎駱駝,是讓我牽馬走來?」

 

  喵姐想了想,有理,但還是生氣,捏扯軍爺俊臉,見那軍爺帶著溫柔的眼睛,捏不下去,轉頭看著月亮。

  軍爺輕吻她腦後,靜靜的抱著她看月亮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