採好了草,望著一籮筐的收穫,花哥對著一同採草的花蘿笑了笑。

 

  「應該夠了,我們回去吧。」

 

  返回自個的小屋,地上一黑影掠過,花哥抬頭查看,但對方速度太快,他只看見一襲白影跑進他屋裡,想了想,對於那影心裡有些底,告別花蘿,獨自進了屋裡,那白影躺在他床上,看著他。

 

  「怎麼了?瞧你衣物完好,可不像傷了。」

 

  花哥放下籮筐,走近桌邊倒了杯茶,遞給了悄聲下床,走近他的喵哥。

  轉了轉手上的杯子,喵哥伸手扣住花哥下巴,讓他面向自己。

 

  「我受傷了。」

 

  花哥撥開喵哥的手,上下審視,就看不出來眼前微笑的人,哪邊有傷。

  喵哥抓花哥的手,摸上自己胸口。

 

  「心受傷了。」

 

  喵哥一手壓著花哥的手不讓他掙脫,另一手摸上花哥的臉,拉起臉邊的一束黑髮,湊上唇輕吻。

 

  「前些日聽聞,你們中原人可熱情的,怎我們這麼久未見,就沒見你對我熱點。」

 

  花哥羞紅了臉。

 

  「那……甚麼傳聞,從哪聽來的?」

 

  喵哥捧著花哥的紅臉吻上,一邊吻一邊拉起花哥的手放上自己肩頸,推開桌上茶具,將花哥抱上桌子。

  花哥掙扎的推開喵哥,喘著氣,抓緊被喵哥拉開的衣領。

 

  「喂,你還沒說……你哪聽來的鬼傳聞,我中原人……吶?」

 

  花哥望著喵哥越湊越近的帥臉,心頭一熱,甚麼話也說不出了。

  就見喵哥又壓上花哥,低頭一個吻,吻去了,花哥所有抗拒。

 

  「哪聽的,不重要啦,你不熱,我來讓你熱嚕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