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姐總見一身黃衣的二少,背著重劍撐著傘立於港邊。
  站在醫館門口,花姐將手伸出門外,探了探雨量。


  「應該……還能跑過去……」

  花姐用袖子遮著臉,抱著隨身的墨筆,跑進二少傘下,望著二少驚訝的臉,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。

  「雨大,借擋下,不介意吧?」

  「無妨。」

  二少將傘偏向花姐,轉過頭繼續看海,傘外雨聲淅瀝瀝,花姐看著二少的臉,有別以往遠遠看著時的哀傷,此時似是開心的。

  「二少可是在等人?」

  二少嘴角含笑。

  「是。」

  花姐望著海上漸漸入港的商船。

  「可是等伊人歸?」

  「是,也不是。」

  花姐不解,抬頭望著二少,這才發現二少不知道何時靠自己那麼近,而二少見花姐轉頭看他,不慌不忙的在花姐臉上,印上一吻。

  「我在等,等一朵花自入我傘下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