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花哥走到花海,準備例行的採藥工作時後,見到快跟花草融為一色的,努力盯著藥草研究的毒哥,一時興起走了過去,就蹲在毒哥旁邊看著毒哥。

  也不知道是研究完了,還是因為花哥視線過於熱切,毒哥就這麼轉向花哥,花哥見毒哥望著他,也就對他笑了下。

 

  「哇啊!~」

 

  毒哥驚嚇的跌坐地上,花哥則是尷尬的不知道該笑,還是收笑,心想,這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臉還能嚇人。

 

  「你……好?又來研究藥草?」

 

  花哥站起身,伸手將毒哥拉起來,又彎身撿起剛掉落一旁的笛子,交與毒哥。

 

  「謝謝,你……知道我?」

 

  花哥背起藥簍,輕勾嘴角的笑了。

 

  「這是自然,你自己也許沒感覺,你總在這時間過來,對了,怎麼跑來研究藥草?」

 

  毒哥尷尬的笑了,抬手搔了搔頭。

 

  「我……聽聞這裡的花都不會凋謝,所以……就跑來看看,哈哈。」

 

  有些害羞的毒哥,食指輕騷著臉,眼睛不敢看花哥,心裡狂跳,想著,雖然我想看的,不是地上那株,是眼前這棵就是。

  花哥掩嘴輕笑,笑的毒哥臉都羞紅的低下了頭,花哥伸手抬起毒哥的臉。

 

  「那紫花好看?」

 

  毒哥連忙點頭。

 

  「可是阿……你剛看的那花,其實是紅花吶。」

 

  毒哥連忙看看向剛那朵花,這一看,讓毒哥有挖個洞把自己埋了的想法,羞的他掩著面蹲下,想借花草把自己身影藏起。

  花哥覺得有趣,心神一動,蹲下身在毒哥耳邊說。

 

  「要不要……隨我回我的小屋,一起研究紫花呢?」

 

  能和心上人接近的邀請,讓毒哥開心的沒多想,立馬點頭答應,跟著花哥回到小屋。

  進了屋,毒哥左看右看,沒見著紫花,而花哥放好了藥簍,倒了杯茶給毒哥。

 

  「紫花……我好似放在床邊了。」

 

  沒有懷疑的,毒哥走進床邊,就在那瞬間,花哥推倒毒哥,點了他穴道,讓毒哥只能癱軟的躺床上,任由花哥解開衣物。

 

  「那個……不是要研究紫花?」

 

  花哥停下解開毒哥的衣物手,彎身湊近毒哥,摸了摸毒哥的臉,笑著。

 

  「我正在研究啊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