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牆上,砲姐靜靜等著,眼睛不曾離開目標。

  雲散去,月光透了出來,她向後躲進陰影,不料,撞上一堵溫熱的肉牆,警覺的拔起腰間短刀,但還不夠快,刀很快的被對方奪去,人也被緊緊牽制在對方懷裡,嘴被嚴實的捂住,耳上傳來溫熱的吐息。


  「噓……小熊貓,叫出聲,可是會被目標聽到的。」

  砲姐聽出是老搶她目標的喵哥,掙扎的更為劇烈。

  從目標那傳來一聲響哨,砲姐停了掙扎,原來是喵哥同行的喵蘿,在告知喵哥目標已處理,喵哥低頭輕吻炮姐臉頰。

  「在會了,小熊貓。」

  喵哥鬆開手,轉身準備離去,突然被纏了幾圈鐵鍊,鍊尾有只鐵爪,顯然是唐家的子母爪,回頭一瞧,果然鍊子一頭纏在炮姐手裡,就見炮姐一扯,喵哥又回到她身邊。

  「小熊貓,可是捨不得我走?」

  炮姐雙手扯著喵哥領子,低聲咆嘯。

  「你什麼意思?我打啥目標,你就搶哪個?」

  「這個意思。」

  喵哥拿掉炮姐的面具,偷摸上她腰間的手往上一提,吻上她的唇。

  突然的動作,炮姐嚇呆了會,回神,推開喵哥臉,抬手用力擦了擦嘴。

  「小熊貓,跟我回大漠吧,就你這技術,哪天失手都不知道。」

  炮姐低下頭,沉默好長時間。

  「嗯?」

  喵哥好奇的也跟著低下頭看她在忙活甚麼,只見炮姐咬著牙往千機匣塞箭矢。

  不一會炮姐抬頭,千機匣指著喵哥,炮姐的臉不知是羞紅的,還是氣紅的,她不顧音量是會不會被聽到。

  「小熊貓?嗯?你是嫌我胖嗎?」

  原來是誤會了,喵哥緊張的想解釋。

  「不不不是噯,你看你們家很多熊貓,所以……」

  「不必解釋!」

  不聽喵哥解釋,也不管是否射中,炮姐朝他射兩箭後,轉頭運輕功飛走。

  ※  ※  ※

  過些日,唐門竹林內,出現一喵哥,四處查找小熊貓,嘴裡還唸著。

  「明明不胖阿……」

  ※  ※  ※

  炮姐最近納悶著,那隻西域貓怎不來跟她搶目標,按理她是該開心,但心頭總有一絲怪異感。

  速速解決這次目標,回到了唐家堡,不是她自戀,平時總有幾位師弟、妹,知曉她的歸日,就會到門口蹲守,可今日……這人可是平時的三、四倍阿。
  剛落地,師弟們還顧忌男女有別,不會隨意撲上來,可師妹們就……剎時,炮姐就被炮蘿們給撲倒淹沒了,此起彼落的叫喊聲,喊的炮姐一陣頭暈。
  抬手,朝空射了一記蝕肌彈,那響聲,總算是讓炮姐耳邊安靜了不少,扶起趴在自己身上的幾隻炮蘿,拍了拍灰塵。

  「說吧,發生了什麼事?」

  見大家又要一齊開口說,炮姐又補了一句。

  「一個一個來,你,先說。」

  隨手指了個炮蘿,那炮蘿鉅細靡遺的,把這幾日竹林里的怪像,說給了炮姐聽,語末,還舉起一隻小熊貓。

  「師姐你瞧,小熊貓們都被嚇得岔毛了。」

  見炮蘿們都抱起熊貓,炮姐指了指所有人。

  「你們都是為了這事?嗯?你呢?」

  所有人裡,炮姐突然看見一個炮哥啥也沒拿,那炮哥走進她,在她耳邊悄聲說句話,就見炮姐紅著臉的跑走,留那位炮哥安撫師弟、妹們。

  『師姐,那隻西域貓跑你房裏去了。』

  ※ ※ ※

  推開房門,炮姐看見了哭笑不得的畫面,她傻眼的指著喵哥。

  「你……穿這樣幹啥子啊?」

  扯了扯身上的熊貓裝,喵哥搔了搔頭。

  「找不到……的小熊貓,不然我當大熊貓?」

  喵哥怕炮姐又生氣,比較瘦這詞,他可不敢說出口。

  「你就……為那個……跑來找熊貓啊?」

  喵哥沒回答,走向前伸手撫摸炮姐微紅的臉。

  「跟我回大漠好不好?」

  「不行。」

  「欸?」

  炮姐將錯愕的喵哥推出房間,關上門前丟了句。

  「等你……把我們唐家熊貓們的毛色恢復再說!」

  面對關起的房門,喵哥納悶的摸摸鼻子,轉過頭,一排炮蘿朝他舉高小熊貓,好吧,只能認命上工嚕,喵哥心想。
  而房裡的炮姐,在關上門後,掩著羞紅的臉,蹲坐在門口。

  「笨蛋……人家只是害羞阿……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