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樹上,道長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,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小孩長大、小孩出生,就看著,一直這麼看著……

  抬頭,道長用手遮了遮樹葉間透下的陽光。

  「今天天氣……真好呢……」

  閉起眼,道長靠在樹幹上養神。

  「喂。」

  一聲叫喚,本不會喚醒閉目養神的道長,但拉扯他袍子的力勁,無法忽視。
  往下看,黃橙橙的服飾、背上的大劍跟手裡的細劍,都在告知他人,她是一旁莊子 --藏劍山莊的弟子。
  看了看,道長決定還是下樹去,再不下去,怕是袍子都要給那女孩給扯破了。
  至於藏於袍下,用意禁錮的鍊子,雖扯的他筋骨疼,但站樹下還是行的。

  「不知小姐有何指教?」

  「脫袍子。」

  道長傻了,雖然他被禁錮在這許久,久的他都忘了被禁錮在這的原因,但也沒久到民風變化如此之大吧,這女孩真……豪放。

  「嘖。」

  嫌棄道長動作慢,二小姐索性自己伸手翻開道長袍子。
  道長還來不及阻止,就見二小姐一手拉高道長袍子,另一手拿起大劍,沒猶豫的往下一砍。
  匡一聲,鍊條應聲而斷,二小姐擦了額頭的汗,拍拍道長。

  「老先生,還能走吧?」

  道長傻拿著鍊子,回想這些年,也不是沒想過法子把它弄斷,可……就讓這女孩一劍給斬斷了。
  二小姐看著道長,看他像拿著寶貝似的捧著鍊子,他映滿眼框的水似要從眼角落下,不會是做錯事了吧,二小姐心想。
  想著想著,二小姐決定待道長問罪前,還是先開溜好了,才沒走幾步,回頭一瞧,道長跟在身後,二小姐頭冒冷汗,小心翼翼的問。

  「那個老先生……阿,抱歉……」

  二小姐本以為道長是個老人,才稱之老先生,現仔細一瞧,道長面色紅潤,無皺紋,大概是遭遇了甚麼,才滿頭鶴髮,她也就改了口。

  「……先生為什麼跟著我?」

  「報恩。」

  「欸?報恩?」

  二小姐還以為道長是來興師問罪的,沒想到會聽到這出乎意料的詞。
  道長面帶微笑。

  「是的,報恩,感謝小姐解開禁錮貧道的鍊子。」

  「不不不,先生客氣了,施恩不望報,不用的。」

  二小姐趕忙揮了揮手。

  「若不能報恩,貧道會困擾的……」

  道長苦惱的想了想。

  「那不如,請小姐再幫個忙,這日子已久,貧道忘了記憶,還望小姐幫忙尋回。」

  好讓我跟著妳,也好報恩,道長心想。
  望著道長微笑的臉,二小姐只覺得越看越像狐狸笑,她錯愕的心想,次噢,幫忙幫到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,莊主,好人不好當耶……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