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沉於琴,醉於曲,回首,週景雖美,亦嘆,一人獨觀,可惜可惜。」

  花哥站起,拂理身上黑紫色的袍子,走向桌邊,執起酒杯欲飲。

  陣風起,一炮哥坐於樹上,手上拿著花哥的酒杯。

  「確實可惜。」

  仰頭飲盡杯中酒,用手背拭去嘴角殘酒,向後倚,炮哥帶著笑問花哥。

  「不如,我陪你?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† ゚ 洛墨月色〃

洛;水三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